Spotify、Apple music等平台播放单曲都要付给歌手和

2019-08-22   阅读:106

  本报记者 邢晓婧 本报特约记者 金惠线日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,多了易烊千玺、蔡徐坤等“顶级流量”明星。所谓“顶级流量”,指互联网经济下粉丝号召力和影响力很强大的明星们。在娱乐产业和网红经济发达的美国、日本和韩国,他们的“顶流”明星也有着各自特色。

  根据《福布斯》2019年名人收入榜,美国当红歌手泰勒斯威夫特身价最高,年收入达1.85亿美元。“网红”卡戴珊家族的“金小妹”凯莉詹娜以1.7亿美元紧随其后,坎耶韦斯特、艾德希兰等歌星的年收入也都超过1亿美元。相比之下,好莱坞电影明星的身价行情今年有些落后:最高的“巨石”强森年收入8940万美元排第15位,“钢铁侠”小罗伯特唐尼收入为6600万美元。身价最高的女演员是“黑寡妇”斯嘉丽约翰逊,但5600万美元的年收入还是远远比不上斯威夫特和詹娜。

  好莱坞演员收入主要来自片酬、票房分成、广告和形象代言。像唐尼出演《复仇者联盟4》的酬劳包括两部分2000万美元的固定片酬+8%的全球票房分成,“雷神”克里斯海姆斯沃斯、“美队”克里斯埃文斯都能拿到比例不等的分成,这比传统片酬更能体现身价。

  在欧美歌坛,顶级歌手或乐队的收入主要来自唱片销量、演唱会门票收入等。虽然全球实体唱片业持续萎缩,但在线流媒体的崛起反而为歌手们另开“金矿”,Spotify、Apple music等平台播放单曲都要付给歌手和所属公司相关版权费。以斯威夫特为例,她拥有全球5000万张专辑销量,去年底转投环球唱片时,外界猜测其合约总金额超过1亿美元,她本人还拥有母带版权,并能分享Spotify股权。

  凯莉詹娜则体现出“网红”的巨大吸金能力:在社交媒体上仅发一条广告就能赚上百万美元,自创彩妆品牌估值甚至超过9亿美元22岁的“金小妹”已然迈入成功企业家之列,被《福布斯》评为“最年轻的亿万富翁”。

  在日本社会,虽然演艺圈一线艺人的收入远高于普通公司职员,但也不足以位列“名人收入排行榜”顶端。根据日媒汇总的“2018年名人收入排行榜TOP30”(以下简称“榜单”)显示,位列前十的有7名搞笑艺人、2名运动员和1名音乐制作人。此前也有日本节目揭秘公众人物收入情况:音乐制作人和运动明星收入最高,其次是搞笑艺人,再往后是演员、歌手等全能艺人,而所谓“偶像”只能排在“鄙视链的底端”。

  以“榜单”为例,排名第一的是成功推出女子偶像团体AKB48的音乐制作人秋元康,推测其年薪为25亿日元(1亿日元约合663万元人民币)日本极其重视版权保护,在节目中演唱歌曲甚至哼唱几句都必须向版权方支付费用,手握大量热门歌曲版权的秋元康因此位列榜首。全能艺人中收入最多的是福山雅治,以推测年薪7亿日元位列“榜单”第12位;女艺人中收入最多的是主演《在世界中心呼唤爱》《白夜行》等热门作品的绫濑遥,推测为6.55亿日元,排名第15;在中国人气颇高的堺雅人、新垣结衣、石原里美等日剧一线演员,收入均排在榜单二十开外,几近垫底。值得一提的是,“大神”木村拓哉并未上榜。

  为避免“恶性竞争”,日本影视行业已形成一种默契:靠好剧本吸引“顶流”,而不会为争抢“顶流”买单。据日媒报道,木村拓哉每集片酬约为250万日元,超人气男子组合“岚”成员松本润每集片酬约为160万日元,在中国颇有人气的龟梨和也、山下智久、新垣结衣等“顶流”演员每集片酬约在100万日元。而一部日剧长度一般只有10集或11集。

  日本明星主要依赖拍摄广告“创收”。“榜单”中收入最高的女艺人绫濑遥手握至少10支大牌代言。而偶像的收入相对较少,例如AKB48的普通成员只能按月领工资,只有取得一定成绩后才能靠演戏、主持等其他工作“赚外快”。

  身价排名靠前的韩国明星,无不是每隔一段就有高口碑的爆款作品“傍身”。韩国财经网站“Money Today”今年6月曾做过明星身价排行榜,按照广告代言身价,目前身价最高的是防弹少年团(BTS),邀请他们代言1年产品的费用约为20至30亿韩元(1亿韩元约合60万元人民币)。而仅在两年前,BTS的身价还只是9亿韩元左右。在BTS之后的是宋仲基和孔侑,代言费约为10亿韩元。孔侑近几年有《釜山行》《密探》《鬼怪》等热门作品,宋仲基也有《军舰岛》《太阳的后裔》等话题之作。排在他们身后的是2017年通过韩国选秀节目《Prduce101》第二季第一名出道的偶像歌手姜丹尼尔。他在2018年度广告代言费约为4亿韩元/半年,但自从去年底组合解散、姜丹尼尔个人发展受阻,身价也受到影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韩国男女明星身价差距很大同样是一线顶级巨星,男明星广告代言费是女明星的1.5倍至3倍。朴宝剑、丁海寅等新生代男演员目前广告代言费约为5亿韩元。

  在各种社交媒体和视频网站担任主播的韩国“网红”(被韩媒称为BJ),他们的收入直接与粉丝数、打赏以及点击量挂钩。据某韩国直播平台介绍,有两至三成的BJ收入与韩国普通上班族差不多,大部分BJ收入不如普通上班族,只有极少数拥有百万级粉丝量的顶级BJ年收入超1亿韩元甚至数十亿韩元。这些顶级BJ带货量惊人,广告商邀请他们在传统媒体上做代言,电视综艺或购物节目也纷纷邀请他们做嘉宾,出现“BJ从网络跨界到传统媒体”的逆袭现象,广告代言费超过1亿韩元。如韩国“吃播”界顶级主播Shuki不久前代言韩国某著名拉面,该品牌此前的代言人都是韩国顶级明星,如国脚孙兴慜。

新媒体

Spotify、Apple music等平台播放单
本报记者 邢晓婧 本报特约记者 金惠线日发布的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,多了易烊千玺、蔡徐坤等顶级流量明星。所谓顶级流量

后来高凌风这个艺名陪着他大
高凌风本名葛元诚,他的艺名是琼瑶送的。当年,琼瑶以他的故事写下了女朋友这本小说,为书中男主角取了个尤为文艺的名

是一个拿的起放的下的人
都知道明星的身价是我们几辈子都不一定赚到的,很多演员是真才实学,所以有很多优秀的演员都拿着国家的工资补助。六小

就连皱纹和微笑的表情做的都
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明星,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就很难见到他们,为了一睹真容,只能去蜡像馆来看一看这个偶像到底长什么